Friday, March 30, 2007

世故,懂吗?

今天的天空,不象往常,温度也不一样。
空气中我仿佛感觉到阵阵的湿度,云朵不明郎地在空中漂浮着。
偶尔吹来一阵徐风,但是就吹不走那一份闷气。

我穿梭在人群中,就是淡淡地与迎面而来的人打了声招呼,感觉大家身上都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围墙包围着,就是笑容再亲切,还是会让人倍感孤单的一种距离感。

有时侯觉得,大家都只是一群无奈地拿着日子来交换现金的城市人。
笑容是可掬的,开启话夹子是真实的,同人嘘寒问暖,同人欢笑,同人说话,可是心却是封闭的。
心理压根而没有一丝一毫真切的交流,话题结束后,还能够剩下些什么?游走那一遍没有温度的客套话中,我发现自己没有任何表情。

我站在一隅,像看他们一种赤裸裸的演出。
这一分钟的神情愉悦,别过面,立刻就扳起了脸。下一秒钟遇见了谁,颜面又突然温柔起来。

懂得世面是否意味再怎样不喜欢,不认同,也要和颜悦色的面对别人。那么,懂得世面能不能与虚伪画上等号?
于是,我试着去问自己这个问题,寻找答案。

人们提醒我说,这只能靠自己去寻求一个平衡点。
可是,让我纳闷的是那个点到底在那里,伪装和压抑的成分多少叫足够,真实的成分怎样叫太多?
我在生活中一点一滴地累积那种智慧。
这样的过程需要时间,这点我很确定。
所以我讨厌,我喜欢,我由衷地佩服,强烈地唾弃;我偶尔冷血,有时和善。

我心一片茫然。
世故,果然不是与生俱来的。

外面突然唏哩哗啦起来,雨终究还是下了...
 
posted by Jinlan at 1:13 AM, | 6 comments
Thursday, March 29, 2007

我很好,一直都是

「你们不要在她面前弹这个不好,那个坏,她是社会新鲜人,这些负面消息会让她感觉泄气的。」

「你少忧心啦。她的思想老早超越她的年龄层了。」

我心里先是怔了一怔,惊讶那对自己崭新的评语,然而又不能否定那样的说法。
二十四岁的我,在人们眼中扮演着一种什么样的角色呢?
老成么?想的?写的?还是都有。
我对自己抱以淡淡的微笑。

坦白说,我会阿Q的觉得这是种认可。
这样的认同让我感到欢欣,至少我感觉我们是同等的,没有刻意区别资深资浅的问题。
虽然是浅显的一句话,我却体会到一种感受被了解的欢畅。

我没有万千宠爱于一身,也没有被捧在手心,更不是温室里的小花,虽然,我也曾渴望自己是。
像我这样的人,不算一路坎坷,只是也是用心走过来的。
我没有轰轰烈烈的丰功伟绩,更没有什么傲人的成就,我只相信,很多原始的东西,都势必从根基磨练出来的。
我认同自己的价值,虽然对别人而言可能不算什么,可我从来没有否定自己的付出。
价值这种东西是很主观的,那可能是我走到现时为止那仅仅属于自己的资财,而一路让我没有遗失的,也是那一份对我来说算是核心的价值。

有时侯,觉得我太习惯自己作选择,自己解决问题。独立的个性没有不好,只是极端时很可能抹杀了别人可以提供的宝贵意见。
我习惯把日常生活里的画面加以分析,理解,或加些假设性。纵然,偶尔还是会钻牛角间。
我习惯沉溺在书中,安静消化吸收。
习惯一个人开车,送自己抵达目的地。
习惯一个人听音乐,纵然有时会听不见自己。
习惯偶尔沉默...

一路走来,我清楚知道,无论如何按部就班,未来会发生,还是一定要接触的事,都是无法预料的。
有些事情既然是生命中必经的,我就应该处之泰然,让生活继续下去。

我像海绵般不断的接收,有时候也需要有个出口。
因而有了部落格这个抒发管道,有时就会有些胡乱写就的一些不知所云。
因为思考,所以我想要写。因为我要写,所以要一直思考。
所以呵,亲爱的朋友们,请相信我,我真的很好。
我没有过的不顺利,也不是受了什么大委屈,偶尔只想埋怨发泄几句。
有时候心理纳闷的,不平衡的,气馁的,暗爽的,骄傲的,要谈得,要讲的,都会通通想放上去。
免得老是到垃圾给朋友,自己也会觉得过意不去的。

写完了,明天还是笑着过。
 
posted by Jinlan at 12:02 PM, | 4 comments

倘若你知道方向

其实,人的一生追求的是什么?
说穿了,不过是一分实践,实践我们对自己的期许。
喜爱美好事物,是人之本性。不断追求美好事物,是人之本能。
然,这样无止境的追是一种快乐么?尚可放下,就多少受执着之苦。
我虽然心里明白,只是在经历的时候,依旧很难堪。

我坚持的信念还在,可憧憬的美好画面,多少遭到了现实的磨损。

要是对某些事情还有期待,要是还渴望那样的学习空间,我是否应该争取。
有时侯人太过习惯了现有的某种生活形态,就很难接受改变。
就好像凝在那个点,一直跑不出去。
迈步向前还是保持原状?心里这样交战,一直安宁不下来。

那时候突然的转机,赫然在我心里形成一股强劲的冲撞力。
选择去留,对我而言实在不是件简单的事。想要坚持,却又顾虑重重。
坚持这种东西,在现实的压迫下是容易被扭曲的。

心灵上的挣扎,会慢性将你吞噬。我不故作坚强,人在脆弱的时候会愈显孤独。
我渐渐把内心的那种孤立无援的荒凉变成一种能量,拿来和自己对峙。
就在濒临自我固执的折磨与现实逼迫的同时,我听见自己内在的声音,决定在无法到达的地方让直觉做定夺。
那是完全不受外界干扰,自我紧密相系的时候。
看起来,我好像愈来愈清楚自己。

后悔,是懊恼当初做错了一个决定。
遗憾,是感叹自己没勇气做出那一个决定。
有时侯决定这东西,就像牵动着一连串的引爆点。
我会相续看到关于见仁见智的自己,看到旁人如何在我身上贴上褒或贬的标签。
是可喜还是可悲,我都可以坦然接受。
这总好过永远都不知道结果,我算是得到愧欠自己的那一个答案。

我不想矫饰自己对未来的许多期盼。我有梦想,我想兑现。
我不是只懂得不断索求的恶女人,我只想在能力范围内为自己争取最好的。

我不是不懂得满足,我只是不能随便认命。
因为这样,我会欠我生命一个交代。
 
posted by Jinlan at 12:31 AM, | 2 comments
Wednesday, March 28, 2007

你懂我吗

人生总是不断的做选择。
就连当自己也一样,我们拥有完全的自主权选择当个怎么样的人。
至于别人如何看自己,没择。
原谅我还是不能当一个你眼中的我。
你要是不喜欢我,还真的没办法。
因为喜欢和不喜欢,也是你很个人的选择。

不要掀起我的泼辣,不要挑引我的愤怒。
我只想坚持我的风格,做个善良的恶女。
 
posted by Jinlan at 12:55 AM, | 3 comments
Tuesday, March 27, 2007

加点颜色


Photobucket - Video and Image Hosting


人生在世 能凝望無限藍天,你們就能生存下去
人生在世 因為學會手牽手,你們就能互相扶持
人生在世 正因知道何謂生存,同時也知道明天會再來,
你們才能活出無人知曉的自己。
——《無人知曉的自己》-谷川駿太郎

 
posted by Jinlan at 1:37 AM, | 3 comments

三个月后

我再次登入许久,大概已有三个月不曾碰触的部落格。
有一种遇见旧朋友的感觉,再一次在键盘上舞动手指,有点像华丽登场的舞台剧,但又有点朴实无华的感觉。

有时觉得日子平淡得实在没什么事足以提笔的,有时候又突然感慨忙乱的日子很难腾出空隙来沉淀自己。有时侯觉得很荒凉,每天日复一日的重复同样的生活模拟,上班,检查电邮,开会,工作,吃饭,睡觉,然后又是一天。好不容易等到了周末,还是逛逛街,或看一部电影,或是睡上一整天,就这样而已。沉溺在重复式的安全空间里,太过按部就班之余,我赫然发现自己有时会大意的忘了思考。

很多时候,突然袭击的情绪叫人无从着手。唯有时间,多少能够安抚那些残留的不安感觉。我开始相信,那堆不知从何而来的情绪,不过是需要休息沉淀的空间,如此而已。

我在学习当个时代女性之余,理所当然的承受了某些恐惧与不确定,原以为可以因为每天不同的学习成长空间而自得其乐,却还是抵不过那偶尔的空洞和没有方向。不同的感觉不断累积,复杂地交错在心坎里。这样一个转涙点的起伏远远超过我预期中的。

突然的沉寂,失去了某些动力,以为自己从此以后与部落告别,时间恒流,只是心里还是惦记着一些什么,还是觉得有什么东西还未完成。有时侯脑袋自然而然会告诉我们一些讯息,告诉自己对什么东西还是在乎,像经营部落格。这些文字毕竟跟随了自己好些日子,曾经带着他们穿越学生时期的无数大小考试,带着它们回忆过去的成长点滴,带着它们记载旅途中的喜怒哀乐,带着他们攀过步入职场的忐忑与不安。我仔细咀嚼,慢慢追溯过去的心情感受,现在看来,除了是回忆,也是叫自己不再重蹈覆辙的一种提醒。

翻山越岭,慢慢堆砌成情感,这些文字终究像长在我身上的一块肉,无法割舍。

该退的情绪还是要退,一些无法理解的思绪,被时间解化成一种历程。
日子,还有那一定的轨道让我循序渐进。

我用熟悉的口吻跟过去告别,随后,跟我的部落格再一次Say Hello。
下一次更新,但愿不是三个月。
 
posted by Jinlan at 12:10 AM, | 2 comments
Sunday, March 25, 2007

心,忘了聆听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机械人,
可以为自己program喜好。
我小心翼翼的筛选,
衡量什么对自己最好,
然后道八百个理由说服自己。


只是后来的我发现,
我其实很心疼自己的不快乐。
 
posted by Jinlan at 11:20 PM, | 1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