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08, 2005

色彩 ~ VinN

VinN Posted by Hello

她习惯用她那催眠人心的阳光本性去感染身边的人,

完全不经人工雕塑。

她的世界是彩色的,

没有年龄之限,没有语言之差,没有种族之区,

只有属于同样清脆爽朗的笑声。

也许有一天,我可以尝试透过她那明亮清澈的双眸,

去检视她信仰的世界。


~色彩缤纷,不容我不动心。

 
posted by Jinlan at 3:39 AM, | 13 comments
Monday, March 07, 2005

由衷学习

混混噩噩地过完考试的日子。

花卉再度绽放的那一个季节,我企图卸下厚重的包袱。
它其实面积、体形不大,但确叫人打从心里对它筑起防线。包袱里面裹装的,不仅只是冗长的讲义、还有那永远无法令人释怀的考卷与习作。我的心不由自主的往下沦陷。

心中掠过一个小小的、的确小而又小的疑虑,把我坦荡的心烫的更慌。总以为挨过一番忙与盲后会有那片刻的悠然惬意,那其实也不过自己的痴心妄想。等待了许久才从容取得的平静也不过是昙花一现,我确定我还没能学会淡然,也许因为这样,想象与现实才每每有偏差。


他的一番话勾起了我心中那被封存的感触。熟悉的,是那坚毅有力的语气,那一般冷漠的表情,但偶尔还是会莞尔一笑,但恰恰这笑容能让周遭的空气飒然起变化,顿时柔和下来。没错,就是那种不经人工雕塑的自然神情,带点认真,但绝不造作。

我没有否定他,略一思索,赫然发现对事对物,我都确实少了一颗炽热的心。当初的那一份热忱已悄然跟着时间的流逝随之消失无迹。我称不上凡事用心,很多时候也只是盲目的跟从,我甚至鄂然发现得过且过的基因已在不知不觉间悄悄地住进我脑袋。霎那,我的胸口便如发生地鸣一般的震颤,过去的记忆丧失殆尽,我仿佛全然把当初的理想抱负给忘却了。

胸口陡然悸颤,但却显得那么无能为力。

心中正忘我地哭泣呐喊,但始终仅保持在心中的那一个小隅,现实中坦言我还没有那股狠劲。这样的压抑让我感到分外别扭。


在这一刻我感觉到内心突然涌出的羞愧。曾经的我肤浅地为自己争辩, 认为生命中拥有比上课考试之外更多值得体验的东西,如今看穿了,那不外是偶尔放纵, 逃避责任而为自己编写的堂皇借口。 因为,用心学习始终是学生的本分。

说白了,盲目的上课、准时交的习作、及格边缘的成绩单根本不足以为有限的学习生涯写下完美,因为考试过关并不是仅有目标,毕业更并非终极任务。考试前拚命地将讲义上的一字一句狠狠记牢,然后在考场上像默写般地将文字全然倒出,即使那么地文不对题也在所不惜,只是迫切地希望将卷子填满。离开考场的那一差那,脑袋晃了晃,记忆像面临期限的到来,瞬间消逝,仅留下空虚的躯壳供我回味。问自己考了啥?我不知道,我的记忆体大概只足以供给考试的那数句钟,离开考场,脑袋一片空白。

呵,学习麽?怎么那么让人感觉飘渺。显然这当中欠缺的,是学习的那一股热忱、一颗为学习而学习的心, 所以知识的记忆导体才会显得那么不堪一击。

为考试而念书的理念,充其量只能在考场得意,面对现实工作的考量,显然不能念出一片天空。

曾经的我,在毫无生气的心灵沙漠跺步,稚气地以为念书考试就已经是生命的泉源,徘徊了许久,才惊觉从来都将它误当为责任。责任背后没有灵魂的学习, 不过象海市蜃楼般来得不可靠。我在面壁思过,不瞒,有那么一刻,我真的希望能从墙壁挣出一条出路。

原来,欠缺灵魂的学习是那么的微不足道,犹像欠缺主干的树木,永远不能独立支撑成形。

再一次我在他面前,卑微得抬不起头。


然,我总算弄清楚了这一命运的原委。能够恣意畅然地遨游知识海洋,已经是最大的福分。我为自己曾经的糊涂捏了把冷汗,庆幸自己没有为此一蹶不振,然后笃定地承诺自己往后更具灵魂的学习模拟。

我告诉自己,这是一次从“心”的出发。话说白了,我没有后悔的余地。

就这一次,说定了!我期待一次由衷的释放。
 
posted by Jinlan at 12:45 PM,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