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15, 2006

独处

我相信我是一个可以和孤独共存的人。当然,这样的孤独有时限。

妈说,那是因为我从小一开始就已习惯独自在家。呵,是这样吗?

独处,在我的世界里是必要的空间,哪怕是区区的数十分钟,还是好几天。
我习惯在生活里留些私人空间给自己,不需要声音,不需要娱乐,不需要伴侣,只想静静的聆听内心,腾出思考的空间,找到心智与灵魂重叠的交汇点。

在都市里的竞逐与不安,会随着缓缓的心灵交会得到安抚与呵护。
有些空间,压在身上压根儿不会感觉压力,反而叫人安心而有依靠。

总结自己每一天的过去,我仿佛更认识自己。
如果说,文字可以承载选择式的隐藏与坦白,那内心的思考一定容不得做假,没有人面对赤裸的自己还得伪装。

这样的认知没什么不好,五味杂陈的世界没为我改变什么,我只是向自己的内心世界更加贴近了。
我为自己的得到而感恩,失去而感叹,即使是自揭疮疤的苦差,自己也比较能够负载。就算是有些时候没办法认清自己,也没关系,因为尚在了解中,反而能够以一种让人心安的速度,慢慢剖析自己,肯定自己的价值,甚至招认曾经忽略的部分。


然后,我可以恢复像海绵一样的空心,继续在生活中吸取新生气。
 
posted by Jinlan at 4:33 AM, | 22 comments
Tuesday, February 14, 2006

表达方式

Image hosting by Photobucket




Image hosting by Photobucket




Image hosting by Photobucket

严紧的生活节奏让大家逐渐忘记微笑的本能。 快乐,似乎越离越远。

倘若快乐可以来去自如,我们会不会因而选择微笑多一点? 懂得快乐,或许就是让自己累积更多的哲学智慧吧。


在影像文字里发掘快乐的泉源,我想这也是我的一种表达快乐的方式。

 
posted by Jinlan at 4:09 AM, | 14 comments
Wednesday, February 08, 2006

生命与爱情

当我的眼瞳,再也反映不出你鲜明的轮廓上,
那疼惜的眼神,与一颦一笑时,
这意味着我的身影已在你的心圃里日趋淡然褪色...
我清楚知道,应该勇敢地把手放开。

没有爱情的生命,或没有生命的爱情,都一样让人黯然伤神。
 
posted by Jinlan at 2:13 AM, | 5 comments
Sunday, February 05, 2006

热气球

我站在地平线,隔岸观察他们。
他们的感情像热气球,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缓缓上升,在天空发光发热。

感情的背叛紧紧尾随在后,片刻也没放松过。
他们以真爱与坚持,一次次地将它击败。
然而,却在我欲伸出双手报以热烈掌声的一刻,
“嘭”的一声,热气球全炸开了。
善变的人们,在它面前,还是显得那么的无能为力。

我仿佛看见伤心悔恨的鲜血,从空中涔涔落下。
那刺骨的痛,像一道道丑陋的疤痕,永远固执地长在心坎里,挥之不去...

谨让岁月老人去纪念这一段段逝去的感情吧!
 
posted by Jinlan at 4:20 AM,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