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16, 2005

她的回忆

JiNz Posted by Hello

无意识状况下接纳的亲情与温暖,是她往后最踏实的回忆。

 
posted by Jinlan at 2:05 AM, | 12 comments

新春。感言

步入了新春。

究竟第几个年头,我不想细数。
我一再的否定我对老化耿耿于怀,但却又不期然地从顺畅的呼吸声中,察觉到自己一丝丝的焦虑,尤其看到自己生日蛋糕上的蜡烛、妈妈眼角的鱼尾纹、爸爸的白发斑斑、外婆颤抖得厉害的双手...凝望着他们,我清楚知道,是无情的岁月掠夺了他们的青春。
愕了。 时间的步伐快得让人感觉脱节。

对于某种没办法让自己释怀的现实,我只能当它是一种宿命的无奈。
心灵堡垒,会对它从万般抗拒,到自然调适,这是人的本能,压根儿不需要费上半点劲。

不想对老化格外专注,但又无法不陶醉其中,因为生命本是一场老化倒数的旅程。

在这场长途旅程中,我不断停停走走,旅途过客不断檫肩而过,看见了诱人的成就、地位、掌声、名利、金钱,牵出一程程美景,然后却没能避过人情淡薄、冷暖人生, 载浮载沉于现实社会里的无尽荒凉与百般无奈。 所幸的是,亲情渗出的暖意一直不离不弃,感觉自己沐浴于温暖里边。

茫然的心揪得更紧了些,但同时也庆幸在时间里渐渐成熟的自己。

我说,是时候面对自己了。因为,不再年轻狂妄。
年少无知并不是适当的籍口,原因在于自己找不到任何籍口,去把曾经的疯狂合理化。
我想,总不能任何时候都牵着老爸的衣襟过马路,老是依赖妈妈为自己准备所有起居饮食吧?
都已过了合法年龄,岂能不对自己负责。 啊,兴味索然。
纵然,在家的日子里,爸还是一定我要在深夜十二点前抵门,过马路时还是会挽起我那不再瘦小的手,妈还是会在上班时摇电话问我是否用餐了。
嗯,也许,对他们而言,孩子永远是孩子,永远没有完全长大的一天。
而我也乐于被疼惜,在他们的庇护下,怡然自在。 对所有的一切,甘之如饴。
可是嗯,爸,能不能开开恩,偶尔让我也有夜归的时候?(“p)
身边的人与事不能陪我停驻在以往,我只想单纯地融入年轻的一群,其实一点也不为过吧。
当然,同样的逻辑,也只能用于呆坐在家里的岁月...嘻。

悠然地任由指尖在花色繁复的记忆地图中漫步,思绪回溯到很久以前的那一个年代...爸还背着我,半推半哄地要我上学,妈还握着我小手,教我如何写出端庄整齐的字体, 外婆还牵着我, 穿梭在新村的大街小巷...

换上了新的床罩,香气扑鼻,而且没有一丝皱褶。惬意地躺在床上,从窗隙仰望皎洁的明月,没半点儿防备,让回忆无声无息地攻击我。然后,用心地把那一些些珍贵的人生历练与感动片段记载于心里边,让时间将它酝酿成自己的一部分,以后即使孤身行走在人生旅途,也能感觉那一份厚实。

我笃定地认为,有一天自己儿女成群时,会更加了解当父母的忧虑与难为。届时,脑袋的记忆体里会有保存得更真实的感动、更纯粹的快活。

父母对孩子的付出,是晶莹剔透的,是一种完全没有投资报酬率的东西。我学会感恩。

毕竟,人生数十载,能与父母同时处于同样的空间,呼吸同样的空气,聆听彼此的心跳,已是上天对我最大的恩赐。内心被矛盾充斥,所以,甘心在这一差那,当个好孩子。
 
posted by Jinlan at 2:01 AM, | 5 comments
Tuesday, February 15, 2005

顾城别恋

地久天长 长不过我的悲伤
日思夜想 想不透我的惆怅
我的身体 也许不够坚强
爱两个人 需要承受双倍的风霜

我的眼泪 遗落在无人的荒洋
我的热忱 蒸发在炽热的太阳
人时已尽 可是人世很长
走过的人 在说笑我太疯狂

生命多么渺小
爱却没完没了
天涯海角 一样寂寥

错乱的城市
到处是迷路的灵魂
无奈的宿命
造就了错愕的眼神
天亮的分界
我瞥见所有的伤痕

没呼吸 没哭泣 没话说
没眼睛 没缠绕 没苍老

01。04。2000 凯。 靖。 岚


泛黄的记事本, 记忆却犹新。
我仰赖的是回忆对我那小小的慈悲。
悠然尝到那堆砌的文字里, 荒唐的甜味。

把心定格, 直朝属于我们的青葱岁月。
你记载在小本里的,我渴望让它们重见天日。
一头栽了下去,窜改了一些文字。
我没有苛刻地要求,只单纯地希望它能更加符合当下的心情。
2000年我们的用心,总不能将它们付之一炬。

籍由我们一丁点写作的小默契,早已牵出了无限绚丽的友谊。
 
posted by Jinlan at 10:00 PM, | 4 comments
Sunday, February 13, 2005

笑全的定义

JiNz Posted by Hello



笑全的定义,不仅是放晴的面部表情而已,还得包括心情。

 
posted by Jinlan at 3:07 AM, | 1 comments

笑全

当我已习惯孤独
你方才学会惜福

我对思念的无限放逐
换来你的无奈与安抚

义无反顾地挣开所有
却无法摆脱对你的依恋痴醉
不受时间催促
我成了爱的俘虏

在幻想的长堤踱步
发慌的独自舔伤口
仅存的尊严也被挖空
失望在叩击我的心扉

我清楚知晓
倘若我有千万只手
也捉不住你衣襟一角
无能为力 覆盖了心的唆使

以为我们会天长地久
像注满油的飞机可以飞得很久
殊不知你却中途转站
只有来回旋转的身影在脑间逗留

没办法将思念驱走

全然不知所措
愣了
悄然离开
决定 黯然地笑全
 
posted by Jinlan at 3:07 AM, | 1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