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13, 2005

Posted by Hello

 
posted by Jinlan at 12:27 PM, | 4 comments

应约,失约

抽离了过于小心翼翼编写的人生历程,我揪着那么一颗紧绷且疲乏的心,去祈求一次从内心彻彻底底的放纵。

我没有去喜欢那一片浪漫妩媚的海,因为,我从不浪漫。
我也没有因此爱上它的寥落颓废,因为我内心没有想象中荒凉。

然而,我却深深钦佩于海洋的浩瀚,它充满了无数的可能性,也蕴含了无数跳动的生命力。
那让人失神的生命力,一次又一次,把我牵引到它的怀抱。从第一次潜入海底,确确实实感觉到置身于浩瀚大海的那一刻起,那一股热忱,就无声无息地在心中慢慢延伸滋长,无时无刻都召唤着我的名字,等待自己下一次的到访。

于是,我应约了。

当渗着凉意的海水逐渐浸透自己的那一刻,我的世界像在一瞬间静止。
将氧气释放,身体的重量,沉重的氧气桶,在加上盘在腰间的重形腰带,我逐渐失去重心,任由地心吸力将我牵引到深蓝色的大海。
现在的心情,像是装满了蓝天与海水的精髓,我能够清楚感受到属于海洋那独有的寂静神韵。

阳光穿透海水与珊瑚的隙缝,在海底结成一张网子。
我说,这种让人震憾的美感,我实在没有不感动起来的理由。

顾盼之间,我赫然不想让脑袋再多做运作。

恣意地任由心情带领方向,不管是一个劲地往前,还是不断地转变再转变,都会让我有不同的惊喜,不同的发现。
阵阵的鱼群从身边擦然而过,穿梭在珊瑚间,海底的生物被灿烂的阳光照得晶莹剔透,闪烁动人,堂皇得活像宫殿。鱼群丝毫不畏人,我犹像在探索它们的生命,它们也仿佛在钻研人类的世界。望着那数米高的鱼墙,我不仅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相较之下,我们确愈显得渺小与不堪一击。

我与大自然的每一次亲密接触,对我而言,都像一种更高层次的认知。
惺惺相惜间,让人感觉格外踏实。

同行的,还包括一名外国男子。有那么一点点的忧郁,而在忧郁间却渗透了成熟的韵味。甚谈间,他告诉我他与太太都同样热爱海洋,也因为这一片海洋而开始相知相惜。它们每隔半年都会携手同游,但愿能遍足世界每个漂亮的沙滩与潜点。
可惜的是,这一趟太太失约了,他只能只身前来。
从他望向海洋的眼神当中,我仿佛看见了一种无法遁形的聚集力,是少了一些真挚情怀都没办法拼凑出来的神情。他脸上沁着的水滴,像是海水,也或许是泪水,我不懂,大概只能确定,它们都同样是咸的。

我没有过问太太没有同行的原因,我想没必要勾起那让人难堪的问题。
也许分开了,也许时空的偏差,我没有多想,也没有多问。反正,世人永远被感情的无常与时间的残酷支配着,那是一种没办法逃开的定律。

在那一刻,我不期然地希望他能松开枷锁,尽情地探究充满神秘色彩的海洋。

显然,他通过海洋再一次重新投入,像是缅怀只属于它们俩的一些记忆。我望向他,他眼神透露着一种不容别人跨越的距离,我想,那是一种只属于他与太太的曾经,它们的过去,那么强烈的一种凝聚力,我不禁打从心坎佩服起他的深情。
没有煽动泪腺让人嚎啕大哭的画面,只有简单且细腻的真挚情感,拼凑出让人动容的真情。

那样的画面,我一直将它坎在心里边,让自己感动好久,好久...

后来,我辗转得知,他的太太与孩子都在去年底的世纪大海啸中丧失了生命。
始于海洋的缘分,终究还是奉献给海洋。
而他,像在大海中努力不懈地追溯一些甜蜜片段,继续履行他与太太的甜蜜约定,然后让那有限的过去,无声无息的默默伴着他,回到他们的回忆天堂。

同样置身大海,感觉好象不曾有人失约...

我的心,忽悠一下子不晓得哪里被火燎了一下,像是被灼伤了一样。

看着反射水上波光粼粼的表面,超然美感。
我想,就让那些稍纵即逝的美,覆盖他太太与孩子那灿烂的灵魂吧。

离开前,我隐约窥见留言板上他与太太孩子的一张合照,他们眼神中闪烁着同样迷人的璀璨。凝视着照片,有种没办法言喻的伤感,瞬间侵袭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照片的一角写了这么一行留言。



“My only regret was not showing enough love to them: family,friends,and lover. It is an undescribable heart wrenching pain. Love and live without regrets..."
 
posted by Jinlan at 12:26 PM, | 6 comments
Sunday, May 08, 2005

瓦解的矜持

那一个沉寂的夜晚,我心中的重心开始倾斜...

事到如今,我不能不承认,我没有想象中坚强。
可是,我不想与忧郁画上等号。
所以,给我一个继续微笑的理由,好吗?

这样永无止境的理性与矜持,让自己真的有些压抑不住了。
我将自己浸泡在疲惫当中,执意认为这样慵懒的姿态是善待自己的最佳方式。

有那么一刻,希望将世界暂时冻止,一直到你开始给我一些回应。

寂寞在我内心深处轻声呢喃,不瞒你说,这一次,真的,累了!

我没有过人的能耐,再坚强的背影底下也不过是一副血肉之躯。有些时候,希望抬起头,你就在身边...

可我什么也没说,也没办法突破心理障碍去做些什么。所以,你大可理直气壮地告诉我,你什么都不懂,什么都没察觉。因为,我没有怪你不用心的理由,充其量也只能对自己生闷气。

呵,没关系,这一切与你无关,只是我没把自己表达好,只是我用矜持把自己包装得太完好,只是...

我对自己的残忍,可能是我的无声抗议,也许更多的是我发自内心最最无助的呐喊。
没说的希望你会懂,说过的更希望你用心去钻研理解,我了解,是我要求得太多、太多...

外面的风依然狂刮,空气中也开始透露着不安全感,而我,心情更加荒凉...

这样有限的耐力,就这样无声无息地默默伴着我,一直到它完全耗尽。

那一个夜晚,矜持并没有因此而瓦解。
我依旧被紧绷的神经压抑着,没有松开枷锁,没能松懈下来...

你,没有因此更了解我...
 
posted by Jinlan at 2:09 PM, | 3 comments
Thursday, May 05, 2005

容我

不要问我在写谁,不要过问我事情的真实性,也不要埋怨我的文字虚无缥缈。
在这一刻,我只想选择沉寂,用我最坦然的方式去面对自己。

坦白说,我开始迷恋上这种让人揣测的模糊中间地带...

属于我的一片小小天地,我没必要向谁负责。
就这一个地方,让我彻彻底底地对文字放纵,好吗?

我写我想要得,写我幻想的,写我渴望的,写我懊恼的...
我没有刻意让自己变得深奥,你不明白,只因,你不是我。
文字需要从内心出发,而我对我的内心,不需要设有防线

容我一次在笔尖上任性,噢不! 在键盘上任性。

我想让心情跟着气候变化,有时候阳光,有时候深蓝,有时候却不期然地变得灰暗...

什么都无所谓,
因为,我只想用心聆听最真实的自己。
 
posted by Jinlan at 2:53 PM,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