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17, 2008

别哭

“这是一场灾难。你们幸存活下来,就好好活下去。”温爷爷 。

请献给他们力量。
 
posted by Jinlan at 9:25 PM, | 4 comments

非见不可的面

Photobucket

那个傍晚,我在道路上塞了2个小时就为了赴N的约。
一年里头他总会出现几次在吉隆坡公干,而其实这些年来我们也没有太多的时间碰在一起。
经过Yogitree的时候,因为觉得累也因为不想再耗时间想晚餐吃些什么,我和N默契地对望了一下就直接走进去坐下了。 再说,对餐点的要求这些年来我已经从“不执着”直接降到“随便”了。

N点了开胃菜点了主食,再到甜品,还有一瓶餐酒。 我说,我好久没有那么认真看待过晚餐这回事了。
N执意说活着的时候要对自己好一点,我没有异议。

我们的一顿晚餐不中不西,两个人就这样莫名其妙干掉了一整瓶wine。 间中,他突然用很温柔的眼神看着我,说如果现在能坐着陪他一起品酒是他太太,那该多好。 我随后就踢了他一脚,枉我在道路塞了2句钟就是怕没人和他吃饭,好歹也在这一刻treasure我一下下。

老朋友谈生活谈工作谈家庭谈理想,就算是狂妄自大的梦想也没必要掩饰或觉得不好意思。 谈起太太和孩子,N的眼睛就会露出光芒。可是语气里,还是掩不住因为工作和他们分隔两地的落寞。 其实我们心里都明白,有时候生活的担子会慢慢变成没必要抗拒的习惯。
而至于我们用多少的时间交换生活呢,我也在探索。

在N眼睛看到的体悟,我是打从心里的感动。
从我们结识,毕业到工作,到看着他结婚,到他的小baby出世,看到他父亲车祸到逝世,还有他陪着他母亲走过化疗的那段艰难日子。 感动的不是什么,而是觉地自己一路见证了他的成长与变化。 认识他,是在还是念中学的时候。第一次见到N的时候,他就穿着校服叼着一根烟。 到现在生活在新国那抽烟贵得如同抽命的国家,也一直没戒掉。 像我记忆里他不工作时满脸胡渣的潦倒样,我也一直没戒掉过。

我再想起朋友群中的S和M分手的时候,正是N结婚的不久前。
就在Bachelor Nite的单身派对,他看着两个特别别扭的人一直很不安。 到人群渐散的时候,他突然握起S的手,说他其实很痛心两个好朋友,眼泪不停地往下掉。 然后他一字一句清楚的告诉S,无论她决定什么,只希望她快乐。我想他一定也和M说过同样的话。
我把这戏剧性的一刻看在眼底,只是沉默没说什么。那一次不是我第一次看他哭,可是在自己结束单身派对上为了好友逝去的爱情流泪,我觉得不会再有其他人了。

常常我们说的话,都没有所谓逻不逻辑,成不成立。那一天我们只是一直说一直不停地说。 有时候这样很好,不需要很多哲学或满腔道理,单纯地借有一双耳朵跟着你的情绪上下起伏,而不是一味很官方地告诉你很多关于“you should..” 。

再说,我们一样相信没有人比自己更能了解自己了。有时候别人给予的期望和寄托,究竟是不是自己愿意去承担的。

打烊的时候,N再一次很温柔地对我说,[你就不要害怕皱纹,真诚地笑,真诚地哭吧!]

对啊,N。
生活不用过的很阳光,自己也不用一直很天使。
每一个实际生活,就是一种认知。

那个晚上我脑子涌出很多感慨,很多很多。

 
posted by Jinlan at 12:38 AM, | 11 comments
Wednesday, May 14, 2008

只是时刻迷蒙,因该

最近老是在想一些可能性。

有时想起时它像似转机,是可遇不可求。
有时又像似陷阱,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人有选择的时候总是多虑的。
好像进入一个空荡荡的停车场,兜兜转转一直找不到合适位置。
如果只是一个停车格,一头栽入反而更干净利落。

我想啊,心里多少给了自己一点端倪。
与其说直觉,不如称之潜意识想要的方向,只是还找不到合适理由来支撑或游说自己。

有时候,我的确很想随波逐流,就这样过了。
而至少不需为了自己的不坚定而难过起来。
 
posted by Jinlan at 1:02 AM, | 2 comments
Monday, May 12, 2008

谢谢陪我走

记忆停格在15度的布里斯本。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没什么以致非写不可的。
Some things are better left unsaid, aren't they?
 
posted by Jinlan at 11:33 PM, | 16 comments

Escape到哪去了

Photobucket
「你上去玩吧,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会替你好好照顾你父母。」你一脸认真的跟我说。
我憋着笑瞟了一眼,我当然知道这是胆怯不敢陪我玩的堂皇借口啊。

可说实在的,有那么一刹那我还是心存感激。
女人,唉。
 
posted by Jinlan at 11:10 PM, | 0 comments
Thursday, May 08, 2008

十年,没有把我和她的记忆一并带走

眼前的这个老奶奶身体臃肿,脸圆圆胖胖的,笑起来很祥和。很像她,我远在天国的婆婆。
我遥遥地想念起她...

年轻时候的婆婆是个很犀利的人,背负着家族的尊敬和人脉经营,她那种对生存的执着和倔气,确实是让我肃然起敬的。其中原因可能因为年纪轻轻就守寡,自己挣钱养活十余个孩子。自公公离世后,她打破旧有的依赖和娇纵,长久以来一人挟着信念来行走自己的道路,所有韧性和本事都是靠时间给磨出来的。当一个女人被顶制到了极点,要不就放弃颓靡地过,要不就脱胎换骨的浴火重生,刻苦强悍的决定着生活。曾经内在的擺荡倒也形成了她身上的霸气,和一种不容跨越的距离。从婆婆身上,我听到沧桑之人的憾事,也看到奋力后满足的喜悦。

妈刚嫁给爸的时候,婆媳之间的关系也不太好。其实我觉得一点都不难明白,走过那一段荆棘的行径后,害怕失去的心态绝对能够被了解,特别是对身边再亲近不过的孩子。她对媳妇总是苛刻,总是害怕媳妇的介入会剥夺了孩子对自己的关切和爱护,而拼了命地用威严来掩饰她的软弱无力和破碎不堪的灵魂。

小时候父母都工作,有一段时间都是跟婆婆过。那时候觉得她有点重男轻女,尤其相交于我好几个堂兄弟,总是有种侵略性的距离在作祟。婆婆一天天的老了,也许看得比较淡,也或许锐气也不及当年,我渐渐又觉得那种感觉在改变。感觉像她比较能认同且信任身边的人,变得容易沟通,变成孩子们挨打挨骂时亮出来的挡箭牌,变成我对父母有所求时的更快速申请管道。
再能记起来的就是弥漫过满屋擂茶的饭菜香,还有就是我在一番哭哭啼啼后她给我买下的粉色小雨伞...

而我最后一次看婆婆,是在她离开那一年的农历新年。她原本臃肿的身体少掉了一半,头发也被剪得极短,双眼无神的呆坐在藤椅上,说不出话,也没办法认出谁来。我怔怔地看着她,心里难过的不能自己。想起曾经的她是如此的锐气凌然,斑白的头发总是梳得服服帖帖,偶尔散发出橄榄油的味道。再看看眼前的她,简直变成了另一个人似的,我静静坐在旁一直叫她,看她,抚摸她,心里面就一直在淌血。我心里不断的问老天爷,怎么样能够换回我印象中的婆婆,怎么样让时间倒退到婆婆插着腰骂我们一班小孩的模样。如果能够的话,纵使给她骂得再多再狠,我都愿意。我突然对眼前的这个婆婆感觉好陌生,陌生到我没办法跟她沟通,陌生到我要感受她的气息都没办法。

后来的日子,婆婆断断续续的进院又出院,而我一直用生活来麻醉自己。我害怕再一次见到婆婆,又再一次的陌生,是想见不敢见的伤痛么。内心深处,我清楚自己不过在催眠自己关于印象中的婆婆,害怕脑袋中原先关于婆婆的画面也一次被尽毁,取而代之的是她躺卧病床没有意识的模样。那般抗拒现实的同时,我心像是被揉成一块再慢慢撕裂成碎片。

我不断给自己解释,哪天让我有足够的心里建设,再去探望婆婆。
我其实忘记了,时光也在一点一点的侵蚀着婆婆所剩余的时光。

直至婆婆离开的那天,我竟没到过医院,一次都没有。
我嘴里机械式地念着佛号,脑袋一直涌出画面,眼泪也像缺了堤地涌出来。眼泪一直在滴,可我半点声音都不敢出。我跪坐在地上,愧疚得脑袋麻痹,四肢发软。企图让眼泪浸湿自己,然后谁也看不见。原来,没有下次了,说再多的心理建设都没有用了。所有能够想象的“下次"在那天一次被埋葬。
而我,继续在这一趟人生旅程里,带着那个寄托憾事的心情前进。

看到眼前这生病的老奶奶,很自然的就想起婆婆。今天,再听说同事的癌症又复发了,我心情就加剧沉重。而关于婆婆这件事,关于这心口的痛,我藏在心里很久很久了,没办法说出口,也正因为不知道应该如何对自己说。

这一夜,濒临在胸口的软弱和敏感,一次过被摊开来,撒落一地...



Later never exists.
 
posted by Jinlan at 11:38 PM, | 14 comments
Monday, May 05, 2008

告诉你一些事情

我没办法等待妹妹考完试回去同你一起庆祝生日,抱歉。我只是给你买了蛋糕,私下定了一个给你庆祝的日子,纵使只有你,妈还有我。我不知道从哪里听说过生日只许提早但不容延迟的庆祝。我不是个太过迷信的家伙,可是说真的,我还是抱着宁可信其有的心态,我实在冒不起这样的险啊。所以,原谅我和妹妹在不同时间给予你的祝福,只要都是最真挚的。
生日,要快乐,知道吗?


你说过,这一辈子的最重要资产,就是你的那两个女儿。坦白说,我半点怀疑都没有。这些日子,你总是那么惯性地握着我们双手给我们牵引。纵然,你还是时刻对我们那么的严苛到近乎谨慎。偶尔,还是会忍俊不住的怒斥,而我们也找不到方式来修复这歪七扭八的抗拒。我们彼此只是默默的承受,在冷战了一段时间,又忍不住伸出双手去接纳对方。对于这些,我没有怨言。我们之间,除了权威,和传统家庭的保守,剩下的就是信赖,而我是如此放开心胸的收纳。

你还记得吗,我上幼儿园的那个模样?记得有一天,你像往常一样背着我上学。在上岭时凹凸不平的一段路,你我一起重重的摔了一跤。翻滚中,我只记得你把我高高举起,不让我身体承受半点损伤。后来,看到你身上的大片瘀青,和磨损了的皮肤,我竟说不出话。望着你涔涔流出的鲜血,我心里尽是抽痛,却一颗眼泪也没掉,那一年我幼稚园五岁。我一直不知道,我对那件事怎么能够如此的巨细靡遗,纵然,那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了。生活的道理就是从过去这些真实的画面震撼而来,所以我也一直相信,那样的心灵交汇和你在我心中的份量是有着绝对的影响。

你常问我生活过得好不好,工作还算顺利吗,有没有依照你当初的叮嘱,在职场上不要害怕吃亏,尽可能把每一次磨练都当作是学习机会。爸,你知道吗,现在的我心里只是牵扯,怪自己没能力让你们过得更好,反而一直让你们挂心。对于自己,我反而不太懂得怎么样来叙说,关于过得好不好这回事。

现在我只想用文字述说,说些我平常不爱和你畅谈的事物。
你知道吗,当太多身边的人闯入属于我的内心空间的时候,我已经不太懂得如何应对那大剌剌的探入。我终究很难放下自尊和面子去述说自己的软弱,和不堪。面对着一些会为自己喜而喜,忧而忧的人,难免会筛选过内容来报喜不报忧。又或者说,我已经没有太多勇气去对自己剖白,把自己的脆弱赤裸的呈现,纵使只是在一个虚拟的意境,比如说,写博。

我突然想起了这些年来历练过的人事变迁,各自的敏感,和脆弱。
说和不说,写和不写,反正只是我自己一个的决定。而那些一直质疑我对写博的时间分配的朋友,我已经不愿意去解释些什么。人总是有理由在忙碌的步伐中找出时间来进行一些喜欢的事,有人选择运动,或窝在家追看连续剧,还是泡吧,还是逛街。至于浪费时间否,也只有我能为自己解答吧。他们或许真的不需要在意我在我私人的时间做些什么吧,前提是我已经把该做的都妥当了。我没有比任何人显的“很得空”,或比任何人拥有更多时间腾出来写博,我只是运用我日常作息外仅存的时间来经营我的文字空间,这样可以吗?

爸你或许能够明了,我为什么把文字记录视为沉淀,因为你也是一个一直在书籍里寻求安定的人。当然,我没有如你的深度去谈政治谈历史乃至经文,这片让我无法舍弃的空间,没有复杂和繁华,却能够一直提醒自己什么是感恩,什么叫珍惜,而什么是自己忘不了,也无法放弃的东西。

这些日子,我学会了看透,学会了婉转。学会了说话,也学会不说话。爸,如果现在我说,我爱上了沉默,可以吗。你能够不要为我感到沮丧吗?你是知道的,纵然是千疮百孔,隔段时间也会成为过去式的。



常常,我就这样想起你,想起我们一直分享彼此的过去,经历,和说不出口的感情。
父女的血脉相傳,就是如此吧。
 
posted by Jinlan at 11:20 PM, | 16 comments
Sunday, May 04, 2008

小字条

Photobucket
这一阵子,常常会有一些让自己不知所措的窘境。有时候很有追逐,有时候不知觉的却步;有时候满怀梦想,对未来有满满的期许和想象,有时候却害怕改变,想就这样安于平淡地过一辈子。那样的情绪波动虽说是无关痛痒,但已足以让我脑袋发麻,顿然迷失。来回的踱,如此狼狈,开始觉得我在追求什么这简单的问题连自己都答不上来。果然,保持热忱原是多么累人的一件事啊。

今早起床,发现贴在墙上那泛黄的字条。忘了妹妹很多年前受了什么样的挫折给自己写下的,“明天会更好”。老爸后来加上“今天就已是很好了”。我脑袋犹被重重敲击了一下。人本来就该没心没肺的享受当下,若是连今天也活不好,还有资格索求明天吗?
一种力量瞬间在我体内淌流,再亲密不过。

谢你啊,老爸。
 
posted by Jinlan at 11:15 PM, | 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