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29, 2008

蒲公英记忆

今天,我在停泊车的道路旁看到蒲公英,圆圆的小伞头煞是可爱。
蒲公英总是让我下意识去收索那一段童年,那一段吹着蒲公英白毛种子飘逝在空中的记忆。
我对蒲公英的情怀,想必是在很久很久以前。

那时候喜欢让爸爸牵着我的小手,一路唱着蒲公英民谣,随手拔起沿途的茅草,合成一把小伞,一路步行到市集。
小小的脑袋挂着可爱的棉质帽,摇摆着短短的小裙子,阳光将小个子的倒影拉的长长的。
行走累了,就蹲下来,让爸爸长长的身影笼罩自己。
我总喜欢一手摘下蒲公英,把两腮鼓得满满的,用力的往高处吹,希望借有我的一点力量,把蒲公英达到它们想去的地方。

经过了那么多年,那样的画面还是深刻的留驻在脑海中。
那个时候的我,想必脑袋里一定想知道怎么样才能像蒲公英一样拥有飞舞的灵魂吧。
有些事情,若不是真正进入了我的世界,就不会那么烙印在我的成长记事本。
对于这不起眼植物的幻想,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萌芽了。

它仿佛就是一个平凡女子的梦想,也许不是最美丽最让人陶醉的,可是在风中飘然前进的坚毅却是让人激赏的。

它轻盈,飘逸得如同梦一样。
我爱蒲公英那热爱自由的心灵,也爱他执着梦想的坚持和韧性。

微笑行过去,我看到自己小心翼翼地护着一颗渴望飞翔的心。

蒲公英,成为了我流动过的感情记忆。

 
posted by Jinlan at 12:31 AM, | 6 comments
Monday, January 28, 2008

这样等待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你可否知道
我默默地置身在人群之外
只为了守候这一刻的感动
告诉自己
我在这里想念过你

Am I a/the dreamer?
 
posted by Jinlan at 11:07 PM, | 4 comments
Sunday, January 27, 2008

多重的怦然心动

这是一个美丽的地方
美在那天马行空的苍穹
美在我很想储存的记忆
美在我压抑不浮现的浮躁
美在我完全自行操控的空间

Photobucket
你不是一个特别细腻的人
你也许看不到我的情感
看不到我的快乐不快乐
看不到我的热忱
看不到我的追求

我还是很想告诉你
能够放任自己去追求梦想
是幸福的
当我张开双手拥抱自己的天空
我当下就感受到
生存的渴望
和盛开的生命张力
Photobucket
天空每每呈现的不同色彩
那种感悟和震撼
我是如此的希望
你能够试着
了解


- Spread your wings fly away amongst the cirrus clouds -

 
posted by Jinlan at 4:12 PM, | 3 comments
Wednesday, January 09, 2008

爱,不是你要就会来的

它在很久以前,就住进了我的心了。
当我感到无力前进的时候,它总是悄悄潜出来给我无尽力量。


亲情,是一种很根深蒂固的爱。
我不是一直要说明自己是个多么被溺爱或受宠的孩子,我只是一直都了解,这种情感不是必然。

上个周末,妈妈摇了个电话给我,问说我会否回家。
在我还来不及犹豫,妈妈就告诉我老爸定了个起司蛋糕,周末要预先替我庆生。
我心里突然被注入了一股暖流,告诉自己无论如何都会回去的。
星期五再累,就周六一早启程吧。

想想,近几年,离开了家里,我们一直都走得好急,也一直错过了彼此的生日。
也许是年纪开始大了,也或许是看得太多的世事无常,坦白说,能够握紧的,我都不太愿意错过。

星期六早上,天还未亮就出门往回家的路去了。

回到家,妈妈如常上班去了,可也准备了饭菜。
想必她很早就爬起床,在上班前准备的吧。
我妈不是一个特别好的厨师,可她的菜肴里面就是有我深深眷恋的口味。
有一种独有的味觉,断断续续地透露着我成长的每一个阶段。

夜晚,一家四个成员围绕着小桌,爸爸为我们唱生日歌。
任由他那缓缓的声音带我穿越过我们成长路程的变化,我感觉这一刻,什么都对了。

老妹撒野,说她的生日怎么都没庆祝啊?
后来,爸把最后一句祝福歌送给了她。

我躺在暖暖的沙发沉沉地看着属于爸妈的眼睛。
我仿佛看见他们用祝福和所有最美好的,在小心翼翼地并凑着属于他们的两个女儿。
也许不是最豪华最名贵的,可我和妹都知道,那已经是他们所拥有最最好的了。

有些事情的意义,其实立足在时间的长河里。
一路走来,哪些被清楚刻画过的经历,就会成为我们独一无二的回忆。
名贵奢华也好,朴实无华也罢,在轻轻记起时,总会碰触到心里最温暖的那一块。
家成为了最完美无暇的寄托所,从牙牙学语到长大成人,所以的开心和悲伤都一一被吸纳。
我可以把情感寄托在那,给少了,它不忍责备;满泻了,它也只是接受。


有时候我想,父母与孩子间不是要强给些什么,接受什么才叫沟通。
那种隐藏在心里的根基,总会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来。

我从小像个野孩子,出外,我不会依赖家里。
怎么做,怎么安排,怎么解决,爸妈总是给予我满满的信任。
我鲜少搂着妈妈撒娇,也不常哭倒在爸爸怀里。
他们一直用心理解我这个心性坚韧好强而自尊心却比谁都强的孩子,就是看到了我眼中不小心泛过的泪光,他们也会装作不见然后再暗地里心疼这孩子的倔气。

我想,家人之间其实不需用什么行动或价值来衡量,而是我能领略你多少的爱,就用那个多少来回应你的疼惜,你的呵护吧。


我静静地感受当下的温度。
我知道,有这个温暖的避风港,我就不会害怕冷冻。



还有22个小时,先预祝自己生日快乐呵。
虽然...我已经拥有了,最值得珍藏的生日庆典。

 
posted by Jinlan at 1:54 AM, | 30 comments
Thursday, January 03, 2008

与过去的年度挥手

我心里面静静地,倒数着07年所剩下的最后时光。

我看着你通红的鼻尖,心里明白你受尽了鼻子敏感的煎熬,可是还是忍不住揶揄了一下。
你推了一下鼻子,笑说伤风像是里面扎了根一样。

昏暗的灯光,影射着餐厅里面热闹的人们。
昏沉的光线和悠闲的情调,和此刻的喧闹显得特别的格格不入。
年关的最终一天,听着那首老歌,不禁混淆了那离我们好久的时代。
我们各点了餐饮,开了一瓶红酒,想起了好多年前的我们。

同样的餐厅,同样的人物,在不同的时光里。
我依稀记得,那时候的你,眉宇间还隐隐透露着稚嫩。
现在看来,多了一份淡定,和从容。

那些日子,和这些音乐交集成的喜怒哀乐,让人一次回味。
我们不是不常见面,只是今晚不成规的花巧,让这样的夜晚涌起一种很久没有的新鲜感。
脑袋划过的一些以往的片段,表面上看来也不太有动静,可心里的澎湃我们都清楚。

经过了很多的时光,各自走过了一些生活,再一次坐在同样的地方,就会让人不经意地想起从前的种种。
那样的画面,好像随时随地就在这样的夜晚泛起思念的波澜。


我一直一直都认为,喜欢一个人,开始的那种吸引力不足以延长感情。
那不过点下了开端,后期其实需要很多的时间,观察,聆听,付出,去看待另一个不同于自己的生命。
透过时间,慢慢了解对方学习成长的历程,家庭成员的关系,生活上的喜恶,还是对饮食的执着和挑剔,这些都是少了一份用心或心思都不太可能完成的。
为对方喜而喜,忧而忧,那感觉之所以复杂,是因为夹杂了外在流露,甚至内心翻腾的情感。
随着对方的流动,而会意对方的情绪起伏,能够有那么一种“理解”就已不是一般泛泛之交能及的了。

我想我们一定拥有彼此依赖着的一些情怀。
我们都能够理解,一但对方失联就会难过得不能自己。
所谓自由,所谓束缚,在我们之间根本不能够清楚刻画出来了。

在你的容度里,我的任性可以一直安全地存在。
对你,我不需要妥协,也没必要放弃自己的意愿。

原来,我们需要牵挂或被牵挂。
但偶尔,我们却也各自享受着自己定夺方向和速度的自由。


生活毕竟不像文字里,一直可以随心变出那么多丝丝入扣的情感。
我不知道这世间上有什么东西是一直永恒不变的。
我觉得没有必要去确认那一环。
情感说实在也没办法被分析,只有自己走过后才能理清楚。
好像以后,我还是会和很多人交集,也每每开始和很多人失去联系。
不是刻意,也不是单方面的。
只是路到了某一个转角,还是会有分道扬镳的时刻。
背对着背走不同的方向,可能谁也再看不见谁了。

我转过身,问你,人是不是一定要错过。
你说,错过了才能学会珍惜。
曾经错过,得到的时候就自然能够明了不应该再奢求更好的了。

后来一直在想,我们曾经错过的那数百个日子,以后能够追得回来吗?
我没有答案。我想你一定也没有。

能够肯定的是,在时间里,我们会知道怎么样在一股洪流中安稳自己与人,与爱的关系。

笃定,但缓慢。

我说,我知道的时候,来告诉你。
你微笑看我,没有言喻。

我安静回溯每一个走过的季节,发现心里恳求的那一块其实一直不断不断被刷新。
现在想要的,已经不再是要求别人认可的目光了。
心里越清楚,什么是自己在意的,而什么东西,是可有可无的。


外面突然传来“嘙”的一声。
透过你背后光亮的玻璃窗户,我怔怔地望向远方的烟火。
璀璨,然短暂。

我说,这会是2007完美的句点。
你接着说,你看到2008年完美的起点。
 
posted by Jinlan at 11:06 PM, | 8 comments
Wednesday, January 02, 2008

从今以后

Photobucket


夜空下
有人同你一块探索
曙光中
有人陪你一起苏醒

给最最美丽的新娘
祝福 无限


Love is composed of a single soul inhabiting two bodies
 
posted by Jinlan at 2:37 AM,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