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14, 2007

很想就说出口了

久违了。
你,一切都还好吗?

这些日子以来,虽然我们的道路不再交集了,我还是用心地臆测我们心里的变化。

我说啊,人终其一生都只是在找一个令自己归属的地方。
从来没有人能够真确地告诉我们,只能一步一脚印,在时间里慢慢寻觅。
我们有太多的空虚需要被填满,我们从失去中了解自己曾经拥有过什么,我们从错误中明白自己犯过的过失。

我觉得这就是人生最悖论的东西。
原本认定是正确的,经过一段时间又被自己推翻;或原本就觉得不可能的事物,却出其不意地让你明白自己当初的推算是全面错误。

我重来不轻易唤醒你身上所潜伏的霸气,我总是告诉自己,因为这样,所以你才是你。
我没有否定你的才智与能力,我知道你在强化自己,也不断在证明自己。你努力不懈,你累计经验,你拥有的一切,全然是你自己创造的。


现在,我比较在意的只是,你还在习惯性地压抑自己的情感吗?

你的欲望很强,可是却很不自觉地隐藏起自己。
我只想说,人是应该对自己诚实的。
知道吗,你要是不安于平淡,就勇敢地表达自己。
太过用力去压抑自己来讨好全部人,最后闷坏的只是自己。

你总是希望身边的人快乐,快乐的确会感染,可真假这回事也不容易隐藏。
如果要身边的人开心,就对他们坦白多一点,信赖多一点。
要是打从心里面无法对一个人筑起信赖,再多的笑脸都只是表面。
到最后,越来越不值得信赖的人就只有你自己啊。
你知道吗,你越是压抑美化一切,其实越是让身边的人感压力的。
就算看穿了,难不成还需要人们揭开你的笑脸要你坦露背后的真实吗?
每次看着你内心的纠结,好像每一个显现在你脸上的表情都直刺人心,叫人痛心不已。

你的确一直很费劲去照顾旁人的感受,可是当你累计的负面情绪越来多的时候,我却又看到你的沉默了。
我说不上对你的了解是深入的,却也实在不难看出你心底的变化。

你的外表强悍,可内心的起伏却是特别的敏感。
人家一句无心的话,还是不小心流露的严厉眼神,就将你心里面的美好全部一下子打翻。

你是知道的,其实我们老早过了应该介意别人如何看待我们的年龄。
走过后,我相信我们就有能力去处理那些癥結了。

我们已经不需要通过各种借口或理由来寻找安慰或寄托。
对自己的理解,在年轮的刻画下我们也掌握了大概的画面。
需要坚持,或是放弃的理由,我们比谁都清楚。

你知道吗,我们也只不过是不断和过去分手的旅人。
找对了方向就要勇往直前,扭扭捏捏只会错过一次又一次的机缘。
可你啊,又坚强又好胜,可骨子里又隐隐透露着脆弱。
倘若你一直对自己那么执拗,就一直无法干净利落地往前走。

经历了那么多的欢乐,伤心,欢愉,狰狞,遗憾,忧心,生命中交集的这些,还不是走过来了吗?
我是真的很替你高兴,在你找到属于你的归属后。
精神上的皈依,我觉得你现在可以更专注往你要的方向冲刺。

你寻找的一种安定,如今已稳定地套在你身上了。
握着你最初的信念,我真心的希望你可以一直往幸福的方向迎去。


我想现在的你一定知道,什么样才能不伤害自己地去谈一场恋爱,怎么样的梦想能在不同的时间空间里起飞吧。

我说啊,过去的经历和艰困,已经渐渐形成了你如今的魅力和个性。

我会慢慢看到属于你的独特风格的。
当你能够做到为笑而笑,为哭而哭,我就知道,你是值得再多期待的。

祝福你。
 
posted by Jinlan at 1:30 AM, | 36 comments

蓝色记忆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仰望着窗外的蓝天白云

心一点一点地回暖

原来

有些天气是带着记忆的
 
posted by Jinlan at 1:02 AM, | 9 comments
Friday, November 09, 2007

轻斟浅酌

很多年前,我对酒精这种东西是很迷糊的。
每一次出席喜宴,只要是和父母同座,就连一丁点的葡萄酒也不被允许的。
有时候看人们在纸迷金醉中沦陷,尽是忧郁茫然颓废迷茫。

以前刚离开家里的时候也跟朋友上夜店,坚持一点酒也不碰,一路坚持了好几年。参加派对时就算滴酒不沾,也丝毫不会觉得扫兴。

很久以后的今天,我居然也开始了和酒精结缘。
以前的坚持,也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地自以为是,觉得只要不喝酒,我就不需要为上夜店这件事在父母面前觉得很羞愧。

后来,突然有了一点了解,这个年代不是说喝酒的女孩子就一定是很堕落颓废的。
现在,就是在父母面前,也开始喝得面不改色。
除了脑袋瓜狠狠地被敲一下,他们还是不会太过刻意遏制还是有太大反应的。
生命不过是一个循环,兜了一圈还是回到了起点。
这,大概就是日子。

有时候只是爱上了那种感觉轻松的自己,爱上了这种陷入快乐的方式。
女人品酒我觉得还是挺优雅的一件事,只要不是喝个烂醉或是醉倒趴地的邋遢样。

偶尔和一群朋友出来放纵自己,在酒精渐渐在脑袋发挥的时候,一切的生活压抑就在霎那间变得虚无缥缈。
心烦的时候,只要一点点酒精,就能够让自己感觉轻盈起来,脑袋的纠结也即可获得纾解。
在适当的时候,我确实觉得这种微醺的感觉真的很漂亮。

对酒精的解读都是颇个人的。
你随时可以加入和跳出,永远不需要发愁你会被定位,也不会有限制。
我喜欢在微醺中寻找内心的平衡点。我用自己的一套去解读,然后,自己在一旁写上旁白。
至于为什么对轻尝浅酌这回事突然就注入了感情,我没有回答。我想这也是始料不及的。
喜或优的时候,靠着一点点的醉意,就有种被释放的感觉,所有事都能够更轻松自在的应对。

对我而言,酒精很善良,只要分量运用恰合,它愿意把更多的时间留给你难得的时光。
这跟享受咖啡,或欣赏曼妙的音乐都是一样道理的。
人是自由的,可以随时调整自己跟它的关系。

我喜欢这样在精神方面放宽自己。

再次举起酒杯的时候,我就清楚知道我不会在意别人看我是不是一个生活特别糜烂的女人。
真的,如果要使坏,难道就只凭那丁点的酒精吗?
 
posted by Jinlan at 2:05 AM, | 15 comments
Thursday, November 08, 2007

生活状态

忙乱得有点失去方向的时候,心里响起了一句话:
“一个喜悦的、真正快乐的人,是不费力气生活的人。”
顿时,心里好像真的狠狠被敲击了一下。


以前到现在,我一直在学习,一直在改变。
我会坚持,因为我想要迈向我梦想中完美的景致。
我在跟时间赛跑,跨过阻拦,朝着目标前进,寻找一个又一个的明天。

我会动摇,是因为我不想到了最后才发现错位,然后,就一直一直遗憾回不去从前了。
我有我的限制。我到底只是一个偏执而任性自我的人。
有时候我看得到我自己的不足。
我不懂得顾虑太多,也觉得自己没能力去讨好全部人。
旁人若是能够接受,我是由衷的感激。若是非议,我亦不会太过在乎。

只是听到对自己不利的流言蜚语,还是不禁心里沉重一下。
我不太喜欢解释,也觉得很多时候是力不从心。
繁华的事物,已经带上了太多的虚幻性质。你要是真能够明白,是绝对不需要我多费唇舌的。你要是不能理解,我觉得再多的话语也是徒然。

你说人心在追求什么?
这个问题我自己问了,坦白说答案不好找。
我们都清楚自己心理上的变化,从以前到现在。

世界一直在变,我们也不断在改变。那种变化,比什么都快。
我是这样看待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的,人的情感终究是最脆弱。
磨蹭到最后一刻,掀开了最丑陋的一面,就是离场的时候了。
反之,一直保持在中规中矩的状态下,是不会有太大的冲突。

这样的情感不深入,可是却很安全。
没有开始,就不会有结束。

他说,“要走入你的心里面,真的不容易。”
我依附着,嗯了一下。

我想,我没有太大的冒险精神。

我不能天天和自己的情绪打架,也不想要一直在内心对抗失去的失落感。
我只要不是觉得拥有,就能够轻松面对任何离散。
能够预支的选择,我们没有拥有过,也不可能以后会拥有。

只能尽量让自己像变色龙一样,尽是往自己身上摸上和周遭一样的颜料。

你要是问我这样好不好,我只能用微笑代答。
因为我真的不知道,好像不很好,可是也不算太坏。

我想,现在对环境的适应,也不失为一种心安理得。


 
posted by Jinlan at 11:22 PM, | 3 comments

可以一起不说话

有时候,我觉得安静就是一种至上的享受。

有些时光,有些日子,在投入了过多的情感过后,在被外来事物剥夺的时候,与自己还是终难舍弃的。
像是只和自己共处的安静时光,就一直给我这样的感觉。

坦白说,不工作的时候我还是蛮抗拒流动电话的。
我不喜欢在自己的时间里为流动电话随时后备的感觉。
也不喜欢兜头一句就是在哪?我觉得需要报备对我来说是一件很沉重的事情。
我不喜欢任何人向我追问一天的生活怎么渡过,看了什么样的书?见到了什么人?还是经历了什么样的东西?

我觉得沟通对我来说,就是能够了解对方的需求,就足矣。
只要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在乎,很多时候,真的不需要贴身追逐的。

纵然,我还是没办法否认流动电话在孤立无助地时候即使能及的安全感。

只是,安静下来看看书,听听音乐,还是写写字的时候,突如其来一通无关痛痒的电话很容易就将我的情绪一下子搅乱。
难得假日的时候,我也极度讨厌在睡意中被吵醒闲聊。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越来越不适宜存活在通讯时代了。
就好象某些时候接到电话的一刻,就很直截了当地说不想说话,还是直接把电话消声了。
我觉得自己越来越直接,好像连客气这样的态度都被省略掉了。

后来我为自己解释,“因为是你,所以我可以”。
好像也只有这样的解释,是唯一能被接纳的。
任性,原来还真的有对象。

我没办法压抑自己这样的傲气。
在跟自己闹别扭的同时,我也越来越搞不清楚状况。

能不能就回到没有通讯的时代啊???

嗯,我真么会在这么一个安逸的下午脑子里尽想着这样的荒唐事。

如果没有电讯,想必我现在也是个无业游民咯。

我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呃,也对呵。
 
posted by Jinlan at 2:30 PM, | 4 comments

求证自由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我的假日,被刻意安排忘记时间,任性的半夜出走到麦当劳。

这样冰冷夜的里,我不会发愁自己的思维什么时候会被闲置,还是有所限制。

突然就觉得,I've been back...

 
posted by Jinlan at 5:50 AM, | 1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