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05, 2008

告诉你一些事情

我没办法等待妹妹考完试回去同你一起庆祝生日,抱歉。我只是给你买了蛋糕,私下定了一个给你庆祝的日子,纵使只有你,妈还有我。我不知道从哪里听说过生日只许提早但不容延迟的庆祝。我不是个太过迷信的家伙,可是说真的,我还是抱着宁可信其有的心态,我实在冒不起这样的险啊。所以,原谅我和妹妹在不同时间给予你的祝福,只要都是最真挚的。
生日,要快乐,知道吗?


你说过,这一辈子的最重要资产,就是你的那两个女儿。坦白说,我半点怀疑都没有。这些日子,你总是那么惯性地握着我们双手给我们牵引。纵然,你还是时刻对我们那么的严苛到近乎谨慎。偶尔,还是会忍俊不住的怒斥,而我们也找不到方式来修复这歪七扭八的抗拒。我们彼此只是默默的承受,在冷战了一段时间,又忍不住伸出双手去接纳对方。对于这些,我没有怨言。我们之间,除了权威,和传统家庭的保守,剩下的就是信赖,而我是如此放开心胸的收纳。

你还记得吗,我上幼儿园的那个模样?记得有一天,你像往常一样背着我上学。在上岭时凹凸不平的一段路,你我一起重重的摔了一跤。翻滚中,我只记得你把我高高举起,不让我身体承受半点损伤。后来,看到你身上的大片瘀青,和磨损了的皮肤,我竟说不出话。望着你涔涔流出的鲜血,我心里尽是抽痛,却一颗眼泪也没掉,那一年我幼稚园五岁。我一直不知道,我对那件事怎么能够如此的巨细靡遗,纵然,那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了。生活的道理就是从过去这些真实的画面震撼而来,所以我也一直相信,那样的心灵交汇和你在我心中的份量是有着绝对的影响。

你常问我生活过得好不好,工作还算顺利吗,有没有依照你当初的叮嘱,在职场上不要害怕吃亏,尽可能把每一次磨练都当作是学习机会。爸,你知道吗,现在的我心里只是牵扯,怪自己没能力让你们过得更好,反而一直让你们挂心。对于自己,我反而不太懂得怎么样来叙说,关于过得好不好这回事。

现在我只想用文字述说,说些我平常不爱和你畅谈的事物。
你知道吗,当太多身边的人闯入属于我的内心空间的时候,我已经不太懂得如何应对那大剌剌的探入。我终究很难放下自尊和面子去述说自己的软弱,和不堪。面对着一些会为自己喜而喜,忧而忧的人,难免会筛选过内容来报喜不报忧。又或者说,我已经没有太多勇气去对自己剖白,把自己的脆弱赤裸的呈现,纵使只是在一个虚拟的意境,比如说,写博。

我突然想起了这些年来历练过的人事变迁,各自的敏感,和脆弱。
说和不说,写和不写,反正只是我自己一个的决定。而那些一直质疑我对写博的时间分配的朋友,我已经不愿意去解释些什么。人总是有理由在忙碌的步伐中找出时间来进行一些喜欢的事,有人选择运动,或窝在家追看连续剧,还是泡吧,还是逛街。至于浪费时间否,也只有我能为自己解答吧。他们或许真的不需要在意我在我私人的时间做些什么吧,前提是我已经把该做的都妥当了。我没有比任何人显的“很得空”,或比任何人拥有更多时间腾出来写博,我只是运用我日常作息外仅存的时间来经营我的文字空间,这样可以吗?

爸你或许能够明了,我为什么把文字记录视为沉淀,因为你也是一个一直在书籍里寻求安定的人。当然,我没有如你的深度去谈政治谈历史乃至经文,这片让我无法舍弃的空间,没有复杂和繁华,却能够一直提醒自己什么是感恩,什么叫珍惜,而什么是自己忘不了,也无法放弃的东西。

这些日子,我学会了看透,学会了婉转。学会了说话,也学会不说话。爸,如果现在我说,我爱上了沉默,可以吗。你能够不要为我感到沮丧吗?你是知道的,纵然是千疮百孔,隔段时间也会成为过去式的。



常常,我就这样想起你,想起我们一直分享彼此的过去,经历,和说不出口的感情。
父女的血脉相傳,就是如此吧。
 
posted by Jinlan at 11:20 PM, |

16 Comments:

  At 2:35 A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说真的,你最性感的一面,并不在于你的外表,而是你的真实的一面,也是最吸引我的在意。

坦白讲,我从不会去欣赏一个人的外表有多华丽,多好看;不论你们告诉我,她多漂亮,多性感;对我而言,那只是一团骨头而已;只有一个人的修养和真实,才是值得我去欣赏的美丽。

你的魅力,出自于你的真实,如果少了那份顽固,可能我也会败在你的石榴裙下。哈哈哈。。。可能这就是你吧。开心就好。
你的文字很有深度,至少我是这么地认为。
习惯性地利用妳所写的文字参透你当下的心情,你的故事。
即使妳不愿意,我也很希望能做妳的文字朋友。
  At 7:18 PM Anonymous julien said:
可以和父亲谈心是福气,他永远是孩子们最好的聆听者.

尝试放下在外头所背负的身份与面具,多和父亲谈天绝对是一种享受.他的见解或开导或意见多少能给予你心灵上一些的安抚及支持.适当的时候还可以借他的肩膀来依一依呢.
或许,可能你会发觉活着真美好,一定要好好的面对生活的欢喜及悲伤,以争取机会和他拥有再一次的心灵交汇.

很羡慕你能用文字来记载着和老爸的回忆.
只可惜我没这种福气,父亲对我而言,遥不可及.他已在天的那一边了...
多花些时间去陪伴他吧,珍惜!
哇!!...哇!!!...哇!!!
太感动了!!

我不知道这么用我的感觉来表达出来...
  At 11:30 PM Blogger tiko said:
很想知道, 你老爸回来这里读着你的心事吗?他在他的博格、笔记里是不是也写了一大堆关于你的事情?

“常常,我就这样想起你,想起我们一直分享彼此的过去,经历,和说不出口的感情。
父女的血脉相傳,就是如此吧”

失去双亲之后,我明白了有话就要赶紧说出口,有爱就要看见彼此的现在和未来;和父母不应该就只有过去。

将来他们会离开,将来你还会一直写下去,但是...“若是连今天也活不好,还有资格索求明天吗”

明天会更好,没有后悔。

p.s.没有质疑,请继续写下去,我期待
  At 7:57 AM Anonymous leilei said:
:)
看了这篇很有感触。

对于爸爸,我也是有很多话无法说出口,他是一个传统的人,虽然他一直很努力的要改变,可是我知道,很多事情都无法对他说。

或是不愿意,或是根本开不了口,那一个将我们分隔开来的鸿沟,让我没有勇气跳过去。

我们至今,仍然是隔空喊话,即使的我是多么多么想直接跳到他身边,做一次没有距离的交流,维持一世人。
我爸跟我没有多刻骨铭心的回忆
但每当回想他牵着小小的我到公园去骑脚踏车的画面
总觉得很感动呵
  At 12:06 AM Blogger 馥豪 said:
可能是父亲的威严,所以随着年龄的成长,距离还是不减当年。希望今年在父亲的生日,我有勇气写封信息或亲口告诉他生日快乐。
  At 2:55 PM Anonymous Lisa Yap said:
i love u so much :|
  At 4:24 PM Blogger Jackie said:
父女之情表露无遗,实在令人感动和羡慕。
  At 1:42 AM Blogger JiNz said:
匿名:有时候除了从文字应用/表达来推算,人与人总需要一些真切的交流才能跟精准判断吧。可能太熟悉,从你的文字,就不难知道你是谁。:P

Sam: 如果你说深度,我真的是很惭愧。有时候也不过一直应用文字来风花雪月。其实也不尽然是要对政治冷感还是对历史厌倦,只是不想写些让人笑话的观点啊。

Julien,人总会有自己思索的位置,也愿意交流的极限。找到那个点,沟通也顺心应手。

Tiko,我会让爸爸看见的。至于用什么形式,还在斟酌。

Ora,还是得有个人踏出第一步,不是吗?

Pinkberry,有时候一些基本简单的画面对外人来说可能什么都不是,也是对亲身经历的人而言就意义非凡了。

馥豪,我在爸爸生日当天也只是很含蓄地发给他一封短讯,他更含蓄,连回都没有。:S

windlander, lei, jackie,谢谢。
  At 2:03 PM Blogger ET said:
莫名其妙为你爸爸感到骄傲,因为有你这样的女儿。

请问酱说会有讨好嫌疑吗?
  At 3:14 PM Blogger jianglong said:
很感人,眼淚已在眼眶裡打轉了
家裡的兩老不在乎我們能給他們什麼財富,只在乎我們自己的生活安不安好
老媽曾對我說過,不必買什麼貴重的東西給她,只要我事事順利,安康,她已足夠了,那已是給她最好的禮物
當時的我,什麼都不說,淚已流下了
  At 5:04 PM Anonymous 旺樟 said:
看见你的文字.

就如看见一阵强硬的电.
慢慢的把我们带入你的生活写记.

欣赏你文笔的人,就是因为你在文字上.
也能如此的感性...

你爸爸妈妈都好伟大唷!
  At 12:07 AM Anonymous JUNE said:
说真的!!
我真的很喜欢读你的文章。。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