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22, 2007

这种明白让我安心

对于孩子的好坏这问题,每个人有不同理解。
上中学的时候,每每走在街上,看见一伙年轻顶着一头五颜六色的头发,还是装扮怪异的女孩儿,老爸一定对我训话,说要这么费神打扮追潮流,又怎么可能用功读书呢?


人们其实习惯用自己的标准看事情,觉得抽菸的人一定很颓废,上夜店的一定是坏孩子,夜归的一定混了一班坏朋友。
其实,谁人家的孩子乖巧还是叛逆,真的很难说出个所以然。

以前住在家里的时候,爸爸对我们的管教甚严,接近苛刻,穿着打扮他最常有意见,就连穿耳洞的小事一庄也不被允许。
很多年后念大学时,不顾老爸强烈遏制,我和妹妹强行穿了耳洞,回家的时候被爸爸微微拉了下耳朵,也训了一小下。
后来,妹妹把头发染成红色,我把头发挑染了深浅色。抵达家门的前一刻心里还是很忐忑,可爸爸也没有太大的反应。
再后来,除了还是会等我门之外,他甚至对夜归这回事也不再有意见了。

我想,他大概看的透彻了,也开始明白,环境无可非议会影响一个人,可个人本质是不容易改变的。

现在,我都习惯稍作打扮才出门,或许有人会觉得扭捏造作,可我始终认为,那是对自己的整体面貌的坚持,也是对即将碰面的人的一种尊重。在你还没有对我有印象之前,我也曾用心取悦过你的眼睛,这可是我对生活的热爱和关注。

所以我说,眼光狭隘的人们啊, 爱打扮的不应该都仅仅是中看不中用的花瓶而已,很多事情在还没有了解之前,都不应该一概而论的。
我偶尔浅酢,除了是对紧绷生活的一种松懈外,也视作和朋友们相聚的美好时光。别人或许当下就觉得堕落啊还是不健康等等,但对我而言,那也只是生动再加内心一点点狂野的诠释,全然没有不得体的成分。

人情世故上,每个人都可能有不同的诠释。
你当然可以对我的生活方式有意见,可是我不在乎啊。
我想,只要自己认定了方向,就给自己力量走下去。

这个世界,其实只有影响和被影响的两种选择,所以,我选择了强大自己,做自己想要成为的人。年纪会告诉你不要在意别人的目光,经历会价值成自己的这件事情。

一路走来,总会经历一些转变,外在的也好,内心也罢,被变迁的狂潮所席卷时,我们看不清楚自己,唯有回头望来时路,才发现什么叫对错,如何分得开黑白,和灰。
缺少了每一段成长期的滋养,我想我一定不知道什么叫生活,应该如何安然渡过每一个转折。

正因为跌过痛过,也迷失过,成长的路上我学会怎么去扶持牵引自己,也适当的时候拍拍自己的肩膊,给自己一点肯定与鼓励,让自己一路往前。人生本来就是追赶游戏,因为没有后路可退,好坏都只能往前走。


关于自己,我现在大概已经有了一定的掌握。我知道自己是什么模样,心中延伸出衡量的尺,我已经不再需要透过籍口寻找安慰寄托。

我学会每隔一段路给自己一次喘息的空间,停下来,观望、检讨,再前进。


于是,标准是什么,我想,现在的我应该可以自己回答。
 
posted by Jinlan at 4:59 AM, |

10 Comments:

  At 12:46 PM Blogger oatie said:
我家老爸也是一样耶,染发后回到家总会被训一大顿。就一次,二哥趁农历新年,除夕夜的下午染了一头很 '型' 的头发,一回到家,我老爸就命令他马上把头发染黑。>_< 我只能捧腹大笑。

在传统老人家的眼里,1st impression 很重要。如今,这个measurement已不太正确了。
  At 5:29 PM Anonymous twilight said:
怎么突然间两天写了3篇?

自我定位是很重要的,坚持自己当初的意愿,这更考人的耐力!
  At 7:30 PM Blogger 莉璐金 said:
最重要的是要自愛,
只要謹慎、有分寸,基本上是不會遇到吃虧的事
  At 7:34 PM Blogger kai said:
以前我也会有那些传统老人家的眼光,直到慢慢的与他们接触以后,才知道"世上无绝对"。
无论什么方向都好,最要紧的还是安康(安心,平安,健康).
  At 2:14 AM Anonymous 箱子 said:
越来越喜欢看你的blog,尤其这篇。
  At 2:48 AM Blogger Beck Lim said:
我尽量(希望可以)不用自己的尺
去衡量别人~
  At 1:19 PM Blogger 钪凯 said:
箱子,游到这儿来了啊~~~呵呵。
  At 8:50 PM Blogger 风渐凉 said:
“苟知新,日日新,又日新。”在两千多年前,孔子其实已经有提倡人要知道潮流的了。
  At 3:46 PM Blogger ET said:
真希望我爸爸和姐姐可以看到这篇部落,唉……
  At 12:12 AM Blogger 懒人 said:
因為人總有屬於自己的一套標準,以他人的外在來判斷他是怎樣的一個人。

但他們沒想到,外在只是包裝,不然衣冠禽獸這句話怎麼來。

呵呵呵!這社會上有太多這樣的人,尤其是教育界人士,所以以我紋身又打鼻洞的人,是不能跑教育路線。

跑教育路線的記者都得有一幅斯斯文文,打扮樸素的外在,才可以打入他們的圈子。

外在並不代表一切,這道理並不很多人都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