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05, 2007

牙套随笔

回家的时候,老爸在磕着瓜子。
他一颗也不让我碰,理由似扎实,说是因为我牙齿很贵,咬坏了得不偿失。
很贵,是因为我曾经矫正牙齿。
牙箍持续在我的日子里流动好旧了,关于我的生活,我的作息,好像慢慢演变成了一种习惯。
现在,我偶尔还是会带保持器。

在做牙齿矫正的时候,很多时候都是苦不堪言的。
必要时需要催眠自己,漂亮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把一陀的铁丝装置在口腔里,很容易就刮伤牙床或周遭。
清洗牙齿也不容易,可我喜欢无痕的牙齿,所以刷牙需要很久。
咬紧牙关,告诉牙医师:“调整多一些,只要快一点完成矫正期,
现在再痛一点都可以。”
“牙齿矫正不可以快。牙齿很脆弱,太过硬扯容易损伤它。”
我当然明白牙齿和牙床需要时间慢慢移动,去填补虎牙被拔掉的空隙。
腾出的空间,牙齿和牙齿才能渐渐的平列,这样的过程需要时间。
只是被折腾得透不过气的时候,还是难免会说些很泄气的话。
“放心啦,不要急。以后牙齿会很漂亮整齐的。”
我哑然无语。
只能任由那一点一点的痛楚慢慢煎熬。
然后,还是会有一点点懊悔为什么要把一排铁丝硬锁到自己口中。

正畸治疗的疗程很长,矫正计划的制定经过检查,诊断,拍X光定位片,模型分析,拔牙,X光投射测量等等。
矫正后,还需要很长时间佩戴保持器。
所以呵,心理设备还是必须有的,尤其是修成正果前的钢牙造型。
大概三年的时光,我几乎每隔两三个礼拜就会约会牙医师一次,虽然每一次的脚步都无比的沉重。
每一次的复诊,他都会用助器把我嘴巴架开。 整张嘴巴就这样不客气地暴露在空气中,短则半小时,长则数小时。 这时候就算是碰上金城武,还是得这样向他打招呼的。

可是过程再难挨,去了牙箍后的惊人变化,我还是庆幸自己毛毛虫的美丽蜕变。 再怎么样固执,平翻,凹凸不平的牙齿,经过两三年时光的正畸治疗,还是会乖乖地被整治得平坦整齐。

我突然在想,人生的道路如果也能这样多好,路途崎岖的话就半途将之烫平,以后就能够一路平坦,可好像就不是这样呵。
 
posted by Jinlan at 12:01 AM, |

5 Comments:

  At 1:26 AM Blogger 钪凯 said:
人生的道路或许可以将它给烫得比较没那么崎岖,问题是在于有没有人帮你,或是自己的能力可否办到。

如果有人拉你一把,或扶你一把,以后的路肯定会好走的多。

(我不敢说烫平,是因为人生原本就是起起落落)
  At 9:10 PM Blogger 夏娃 said:
我也有虎牙= =
一直在挣扎着要不要去校正>"<
  At 4:17 PM Anonymous Yan said:
熬过来啦?可喜可贺哦!下次有需要箍多一次如何?哈!

为了漂亮的牙齿,很多美味食物被逼避而远之... 哎~

全都是选择.. 你选择崎岖小路,或是给钱大道?
看了你这篇
我把retainer拿出来戴上去了。。。

常常因为懒惰就不戴,然后看见牙齿好像不齐了,却来懊恼。。。

嗯。。“绑牙”是昂贵的。。。那些金钱时间痛苦。哈 读了你这篇,当初那份执作和毅力仿佛重新感受到。。。

明天会看见你了,jinz!
  At 9:51 PM Blogger bpchia said:
苦了后得到甜,这种感觉不是很好吗?

夏娃,我赌你再优豫下去,
最后你一定会后悔
就直接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