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15, 2008

何必理由

我的办公室是个开放式的空间,没有隔间,没有特别分划,也没有固定的座位。
工作的用具就只是一台电脑,和手机,然后任你欢喜随便入座。
这让我常常有种回到大学图书馆的错觉。

我走到窗台,俯望下去,高高低低的,望着数百个莫异的脸孔在同一栋冰冷大楼里。
窗户是透明的落地玻璃,人们到底是相互存在着的,怎么竟是如此陌生。

感觉有种孤单的逐渐埋没在人群里,一切的喧哗沸腾在此刻成了无声的背景。
或许在这一秒钟,我们互不相识,只是有时候的一些电邮在彼此间串流着,纵然背后的真实面孔我们重来都不曾晓得。突然间,有种意识突然抵达。
想要跨越那心灵的攀篱,又岂止是座位的距离而已啊。
调整不到的,是人心啊。

有些真的鲜少问好,彼此也只是无声的背影,被一串的电话电邮联系着。
认得的就只是电脑屏幕上的名字代号,彼此间隔着什么呢。
或许就只是一层的水泥钢骨而已,可竟是这般遥远。

有时候生命就是如此单向的轨迹,或永远成不了双向,让人彼此抵达。
怎么不是呢,可能短短的一段时间,我你可能就交错在不同的世界了。

哪一天离开的时候,我留给你的,会不会仅只是一排电邮地址而已呢?我不禁唏嘘。

这样说来,每天和我互道早安或微笑问好的尼泊尔籍保安员反而更能够给予我一种活力和亲和。他们的目光里,永远透露着一种明亮和喜悦。生活就算不富足,可是彼此间就有一种平等的快乐。早晨的那一个微笑或早安,就好象拥有一股能量给你愉悦的心情掀开新一天。

就这样吧,决定了今天给所有认识不认识,接洽不接洽乃至路过的一个真挚微笑。
或许,说什么相互抵达我真的无能为力,可我确定还能够拥有我笑容啊。


哪怕有一天我真不在你生活的距离范围出现了,你依稀记得,我的笑容,就是我给你最微薄的力量。
 
posted by Jinlan at 11:40 PM, |

4 Comments:

你习惯了第三人称的思考,是不是能代表在痛的时候能像外人来自我辅导疗伤?还是就超越了痛?我发觉连谈恋爱都少了滋味/也许其实我们不同情况。多想了。
多笑一点,你笑起来很迷人。
  At 7:39 PM Blogger 老颜 said:
看尾段写的……
都想知道你的行走路线了

^^
  At 12:41 PM Blogger tiko said:
你的博格写得真好,会一直来看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