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27, 2004

我是你的彭友

随手在电话键上按了几个号码,
“喂,在哪?”
“嗯,外头。”
懊恼。
“噢,这样。那···和谁一起呢?”
“朋友。”

%#%×$#¥#%§¥·······当然是朋友,难不成敌人?!?!沉着气,压抑着声音,
“哦,那没关系。拜!”

挂断电话的那一刻,脑袋开始冒烟···气炸了。


朋友朋友还是那一句朋友。

“朋友”,像被视为最符合国际标准、经SIRIM检视,获ISO认同且推荐的最完美答案。
我没有谴责的意识,但也不习惯以宽恕豁达的心态面对那矛盾且血淋淋的公式化答案,我只想用一种新鲜的态度去探讨这么一个“朋友”。


很多时候,在人与人的相处空间里,无谓的猜疑、无理的追问、无知的求证,容易让对方窒息、却步。

情人、友人、甚至亲人之间,不足的信任度容易抹杀彼此的感情,但又偏偏这一份信任,最难让人拿捏得宜。

关心多了,你说别人干涉了你的私人空间;少了,你报怨别人不在乎你。


就这样,“朋友”就理所当然地成为许多状况的代名词。它所含括的范围很广,可以代表普通朋友,代表哥儿们,代表有机会发展的异性,代表明明知道对方对你有意识而你却不愿承认的异性。

反正,在你不想多加介绍的时候,“朋友”就是你生活圈子的最佳名词。


人总是犯贱又多疑的。
当别人对你无时无刻关怀备至时,好愁。
只因你觉得别人的过分在乎对你而言是种负担,电话顿时变成一种累赘品。不期然地装出一脸不屑,一副为我独尊的模样,觉得世界正踩在自己脚下,别人凭什么干涉你的生活。就这样,肤浅地迷恋在自己的魅力中度日。

当别人厌倦了,不再致电的时候,更愁。
内心开始有了比较,因为别人态度上的转变让你很难消化,续而,心中起了波澜,苦苦挣扎。凝视着手机苦苦思索,是什么让对方对自己意兴阑珊,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长相、才智、条件,开始担心自己会孤独终老,开始想象自己凄惨的晚年···


不过话说回来,在情感世界里,很多东西都是有机可寻的,特别是公式化的回答。

很多时候,从其中一方面在电话里头的应对方式就多少能看出些端倪

因为不信任对方,因为感情早已名存实亡,所以不再原意让对方介入自己的生活圈子,不再希望将生活上的琐事与对方分担分享。自然而然的,“朋友”成为了代罪羔羊,成为了除他以外的生活圈子的最佳代名词。就这样大家冷言相对,开始不闻不问。生活中充斥着无尽的冷漠,拼命伪装的不在乎,像西班牙的斗牛,南美洲的斗鸡,中国的斗蟋蟀。双方觉得参与了这一场赛事,就谁也不肯让谁,谁也不愿意认输,拼死相斗。到了这个状态,感情的龟裂,是迟早的事。

日复一日,大家围绕着自个儿的“朋友”过日子,徘徊在互相猜测的神秘花园里。
就这样,一直到彼此的忍耐度都耗尽。
呵者气,抱着双臂,举步难行。
终于,到此为止,一切就此结束。


想着想着,倏然间一个念头划过脑海,等我35岁时还没能把自己嫁出去,我就自己生个孩子。科技如日中天的21世纪,至于怎么生这问题就暂时不在考量范围内。男的也好,女的也罢,都一律跟我姓彭,名字就单一一个“友”。
这下子,就名副其实的“朋友”了。
那时候管他谁问的,大可以理直气壮地答“朋友”,多好!这样一来,轻易地破解了所有的沉默不悦,也与事实完全没有抵触。


在缺乏沟通的竞争岁月里,我想,偶尔的无赖是会被谅解的吧!


 
posted by Jinlan at 5:26 PM, |

3 Comments:

  At 6:25 P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彭友=朋友;好有意思的名字,真是灵机一动,神来之笔。

喜欢你对朋友的规类, 短短的几行字就道出了朋友的类型。

大多数的情侣在拍拖过后就自动远离朋友,陶醉在二人世界里。久而久之厌倦了彼此,感情也就走到了尽头。其实, 朋友是一断感情的调剂品,让各自有喘口气的空间。

朋字之所以有两个月,是让各自有个伴。你不觉得天上的月亮太孤单了吗,必须不断改变型状以换曲别人的注意?

情人不是都是从朋友开始的吗?


无名
  At 5:00 P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文字上的一切,你已描写的很对。。打从认识你开始,未猜想你是个多么有内涵的小Y头。。如今,。。。种种的一切,你一看透了。彭友??哈哈。有意思的一个词,从未有人那样下笔,你是唯一。



的茹
  At 6:43 PM Anonymous sinned said:
我的心情真的跟着您的文字的旋律走着,您还真的很感性。。让我的心情平静得来,又有趣。
希望您真的不会有个 “彭友” 吧。。